爱情魔咒

短篇混更一发完。

其实是段子。

【梗来源:巫师3 狂猎--最后的愿望】

----------


(一)

N先生最近很惆怅。

身为“给牧”王国最伟大的法师——的小徒弟,从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,无论到哪都是前呼后拥,上赶着捧臭脚的、拍马屁的能从王国的东边一路排到荒凉的大西头,哪曾受过一点委屈?

但是前不久却给他遇见一个不买账的混账。

此混账据说是个游侠。游侠是什么意思呢?即为游荡的侠客,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流浪汉,用N先生的话说是个穷酸臭捡破烂的。

唯有一张脸勉勉强强看得过去。

当然这是N先生的视角,若换成都城里姑娘们的视角的话则是——嗨呀,可好久没见过这么英俊的侠客了。

让N先...

1992*4##111--L

哎哟天,齁得慌。

---


101

二宫是被渴醒的,嗓子眼火烧火燎地疼。他茫茫然坐起身,想要下床去给自己倒杯水,视线一扫,却见床头放着一个盛着水的玻璃杯。

水有点甜,是蜂蜜的味道。温润的质感极为熨帖。

他打了个哈欠,又躺了回去。

三秒钟,豁然睁开眼。然后他问了自己一个很富有哲学性的问题——我在哪?

打量了一圈所在的房间,半是安心半是疑惑。

安心是因为这个地方他很熟悉,疑惑则是因为——我怎么会在这?

于是他开始回忆。

酒吧,悠真,他被灌了很多酒。

之后呢?

之后他——

敲门声骤然响起,二宫被吓得浑身一激灵,接着有道声音隔着门说道:“醒了么?我要进来了哦。”

记忆瞬间...

1992*4##111-K

这更比较长。

------

89

临下班前,相叶接到一通未显示来电人姓名的电话。

他想着会知道他私用号码的人应该是跟他关系不错的朋友,大概是换号码了吧,便也没多心,直接接了,再然后呢,他就来到了一家居酒屋赴约。

眼下的场面比较奇幻——相叶雅纪对面坐着的人居然是樱井翔。

气氛微妙,略显局促。

相叶其实很认生,他紧张地攥着酒杯,一会儿喝一口,转眼杯子就见了底,他再给自己满上,同时不忘询问樱井翔要不要也填点?

樱井从善如流,道过谢,两个人就又都不说话了。

不过电话是樱井主动打的,有求于人的也是他,自然要他来负责打开场面。

“相叶君,你能同意赴约我很感谢。”

相叶尴尬地笑了...

1992*4##111-J

77

二宫觉得自己正走在一条布满荆棘的小路上,不,这条路也不至于那么夸张,只是黑了点,窄了点,长了点。

或许太长了,以致于完全看不到终点在哪。他只能盯好自己落下的每一步,尽力确保不会出现偏差。他以为他在慢慢接近终点,可事实上,当他抬起头要眺望远方的时候才发现,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缩短,反而被拉长了。

他终于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事实——这是一条他从最开始就不该踏进来的路。

那么,在他还没有彻底迷失方向之前,不如尽早离开。


78

相叶整个呆住了,接着不甘心似的神经兮兮地去探二宫额头的温度,又同自己的比了比,嘟囔道:“没发烧啊,这是说什么胡话呢?”

二宫没理相叶,他在思考这样做的后果...

1992*4##111-I

看来要下章了。

-------

69

星期一股市开盘,樱井集团的股票果然跌了不少,但半天之内又隐隐呈现回暖的态势。

接下来的几周都在忙着与住户周旋,无非是你退我进的博弈,虽说会进行赔偿,但也不能任由对方狮子大张口,不过细节问题倒是不需要樱井本人操心的,否则那些员工岂不是白养了。

真正需要他操心的是那个爆料的“敌人”。

樱井心里有几个怀疑的对象,但线索太少,只凭推测是不够的,于是他想了一招,故意留下破绽,等待对方露出马脚。

果不其然,他接到了临时召开股东大会的通知。

樱井到的时候大家已然落座,看向他的目光都没什么温度,想来对他的决策早有不满,如今终于等到机会发言了。

先开口的是...

1992*4##111-eichu

不谈恋爱,就走剧情。【你滚,对得起章节标题么?


-------


63


调研什么的,其实是不需要的。


樱井集团投资失败买了块赔钱货这事在圈子里并不是秘密,但人家财大气粗,建不成也不打紧。二宫自然也听说过,只是从没多想,几天前小川桑挪用公款的新闻爆出来后,二宫也不知怎么就想起这块地皮来了,他马上着人进行调查,反正买回来也不需要后续开发,因此准备工作极为简单,只需报出一个情理之外、法理之中的最高价就行。说到底,不过是立个名目而已。


但这笔钱,没法走二宫集团的账面。董事会又不傻,怎么肯投资一块赔钱货?二宫和也还没法做到绝对独裁。


解决办法不是没有——之前有公司接洽,...

1992*4##111-G

好久不见。

----

53

二宫是醒来后从手机推送里看到这条新闻的,当时就精神了,满屋子没找到樱井,才发现人家早就走了,既然樱井不在,他也没了做早饭的心思,把各家新闻报道都读了一遍,又交待助理做个简报呈给他,大致了解情况后才给樱井打电话。

樱井的声音和语气听来还算正常,二宫一想也对,虽然是丑闻,但挪用公款这种事只要熬过风头就能平息下来,也确实不用太过担忧——

“只不过…”他说,“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

樱井惊讶于二宫竟然同他有相近的想法,静了静,“愿闻其详。”

二宫一见樱井没嫌他多管闲事,心里别提多开心,但还是严肃认真地分析道:“我觉得…你恐怕得好好查查所有小川桑经手过的生意...

孑然妒火03

明天考试,更一发攒点RP。

---

03

二郎顺利考入理想的大学,又在大四毕业之前拿到了一家大型企业的内定名额,人生路线按部就班地沿着他早已制定好的规划推进着。

为了便于工作,他在离公司不太远的地方租了间公寓,正式搬出了舞架家宅。搬家那天是周末,兄弟几个忙前忙后,好在二郎要带走的东西不算太多,剩下那些用不上的都装进箱子存放在阁楼里,不多时,原本还显得有些拥挤的房间一下子空出好大一块地方,四郎在门口徘徊了半晌,忽然不敢进去了。

他的床还摆在原位,可是二郎的床已经不见踪影,桌子上没了二郎常看的书,角落里也没有二郎随手乱扔的脏衣服,架子上那几张常听的CD也被带走了。

有那么一瞬,他觉得这...

孑然妒火 02

容我实力推一波我家赤ティン的翻唱,这篇文的画风跟他的版本比较像

----

02

在那之后不久就是暑假,可五郎却生病了,花子妈妈每天下了班都要到医院照顾他,四郎因为太小不好往医院领,只能老实呆在家里,还要安排一个人照顾他。

这一天恰巧轮到一郎。

舞架一郎继承了已故父亲的艺术细胞,很有绘画天赋,而创作又是件极其讲求灵感的事,来了就得拼命抓住它。一郎画的浑然忘我,不知疲累,完全忘记家里还有一口人等着他投喂这件事。

二郎回来时就看见四郎蜷着腿侧躺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皱着眉头,看起来难受极了。二郎踢掉鞋子就往屋子里走,跪坐在沙发前,细细打量四郎,生怕他也得病住院。四郎听见响动,睁开了眼。...

孑然妒火 01

我摸个鱼。【突如其来的脑洞

(非亲)兄弟,年上。

--


01

舞架四郎四岁那年来到这个家。花子妈妈是个温柔的女人,她暖暖的手掌一直牵着他,半蹲下来,指着屋子里几个半大的男孩子一一介绍,那个笑得软乎乎的是一郎,别看他呆呆的其实很会画画呢,那个睁圆了眼睛看起来傻兮兮的是三郎,哦,五郎你已经见过啦,花子妈妈停顿了一下在屋里找了一圈,问道:“二郎人呢?”

三郎挠挠后脑勺,也很疑惑,“我告诉过他今天四郎要来了……”

花子妈妈叹气着摇摇头,转过来对四郎说:“唔,其实二郎也是好孩子,四郎不要生他的气哦。”

四郎半懂不懂地点点头。

花子妈妈捏捏他白白净净的小脸,一见他这副乖巧的样子心里就欢...